一个冷库

因为朋友们比较喜欢喊我绿绿,所以大家可以叫我绿绿啦♡♡

【盾冬】黑胡椒香肠热狗(上)

九头蛇小少爷吧唧&黑帮老大史蒂夫

 活动联文

 给大家做个热狗嘿嘿,下在半个小时后发~暴力预警,以及一些未成年不能看的大家都懂的内容


      九头蛇曾是斯塔基市里最大的帮派,在一个月前没有人敢质疑它在本市的地位。斯塔基是一个港口城市,经济在全国可以说得上是数一数二。在这个地方拥有高度自治权的国家里,混乱向来是接连不断的,而斯塔基市可以称得上是全国最为安定和平的城市了。这完全得益于九头蛇的控制,官员与警察贪污,各种违背法律与人性的交易曾横溢在这座城市里,是九头蛇管理了这个城市,让一切都变得井井有条、和平和谐起来。

让九头蛇在这里站稳脚跟并且日益强大起来的人是亚历山大.皮尔斯,也就是巴基的父亲。皮尔斯有两个孩子,长子是他收养的,叫作布洛克.朗姆洛,次子便是巴基。

在巴基的前十几年的人生中,他一直过着可以称得上是不问世事的休闲自在的生活,他对于管理帮派没有什么兴趣,而研究调试武器却是他的兴趣所在。皮尔斯在巴基小时候便培养他这一技能,甚至在九头蛇的本家给他建了一个设备齐全的工作室。而不负父亲的期望,这些年来巴基也为九头蛇制作出了一些独一无二出人意料的武器。

关于九头蛇的内部的事巴基一向很少接触,偶尔皮尔斯与朗姆洛带他参与那些管理交涉之类的事,巴基也是兴致缺缺,在他眼中,九头蛇的一切都在父兄的治理下井井有条,城市里也和平安全,他只要钻心研究这些他感兴趣的就行了。

也是这种对外界一切都漠不关心的心态,导致他忽略了城市里风雨欲来的危险,他曾在佐拉那里听到过来了一个叫作SHIELD的帮派,给九头蛇带来了各种讨厌的麻烦,这段时间里皮尔斯与朗姆洛也总是皱着眉头来去匆匆,巴基却把这些全都没有放在心上。在他眼中,这应该对于九头蛇来说不算是什么大麻烦,不出多久,一切都会被摆平。

而且再过一个月便是他的生日了,因为一向对于甜品格外热衷,巴基早早地便在全城的蛋糕店闲逛,试图寻找到自己最想要的那一款。

在他去的最后一家蛋糕店里,巴基遇到了一个奇怪的白金色头发的女人,巴基可以打赌,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但在他弯着腰仔细地挑选蛋糕时,她突然走到他的身边来,“谁的生日?”

巴基惊讶地抬起头来看向她,说实话,巴基并不擅长跟人打交道。

“我自己快过生日了。”他回答道。

巴基注意到她的发根是红色的。

她朝巴基笑了一下,“你的生日?甜心,你的生日不是早就过去了吗?”

巴基皱起了眉毛,“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白金色头发女人用手指将自己耳边的头发勾到耳后,直起了腰,回头往玻璃门外望去。巴基随着这才注意到刚才好像有人在朝里面喊着什么,他顺着她的视线往外望去,看到门外停着一辆外貌夸张的跑车,一个穿着深色夹克衫的男人站在外面,玻璃上的花纹恰好挡住了他的脸,让巴基无法看到对方的相貌。

“巴基,你的生日不是在三月份吗?”女人看向巴基说道。

巴基怔住了,他很确定自己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对方,不过他也能很确定自己的生日不是在三月份。

但那女人没有跟他再说点别的了,拿着她手里的面包去结了账。

 

白天遇到的这人让巴基一直分神,以至于皮尔斯来催促他抓紧时间研制出一些穿透力强的子弹时,巴基并没有往心里去。

次日皮尔斯再来找他时,巴基自然是什么都还没能完成。这是皮尔斯第一次失态到冲巴基吼叫谩骂,巴基心中委屈,便顶嘴了回去。

“你根本不在意我!”巴基朝皮尔斯嚷道。

皮尔斯怒气冲冲地走了,而巴基不知怎的,在房间里委屈地掉下眼泪来。

从小到大他一直没什么朋友,因为他几乎没有什么能与其他同龄人接触的机会。他坐在椅子上揪着头发回想,怎么想都是这几年皮尔斯但凡来找他,必定是让他做这个东西改良那个东西。他下意识地开始怀疑起父亲对自己的爱来,怨念与委屈也在心里纠结成了乱麻。

但巴基没有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皮尔斯。

 

傍晚时,巴基还在垂头丧气地弄着那些该死的烦人的东西,佐拉突然推开门冲了进来,将门反手关上。

巴基抬起头,刚想开口问他要做什么,佐拉上前来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朝着一旁的监控录像的屏幕上指了指。

在整个九头蛇老巢里,只有巴基的这个工作室是没有摄像头的。

巴基看到屏幕上一群人不知什么时候闯进了他的家里,他看到小客厅里,他的父亲皮尔斯正跪在地上,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拿着枪指着他。而不远处的地毯上,躺着的正是朗姆洛的尸体。

佐拉拉扯着巴基到仪器后面的暗道里去,而巴基的眼睛却无法从屏幕上挪开。

明明只有画面没有声音的监控录像,巴基却仿佛听到枪声在自己的耳边炸开。

皮尔斯朝前倒在了地上,而那个高大的金发男人也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看向摄像头的位置,然后抬起手来一枪崩掉了摄像头。

与此同时,巴基也被佐拉拽进了暗道里。

 

他被佐拉转移到了秘密安全屋里,一路的崩溃痛哭让巴基此时仿佛流不出什么泪水了。他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一切已经都被摧毁得几乎什么都不剩了。

九头蛇成员死的死,失踪的失踪,被抓的被抓,叛逃的叛逃,现在还剩下的成员不足原来的百分之一,管理层更是只剩下了佐拉一人。

据佐拉所说,这个新来的叫作SHIELD的组织由一个叫史蒂夫.罗杰斯的男人领导,罗杰斯的手下训练有素得堪比一支军队,而且数量似乎无穷无尽,武器也强悍恐怖。

SHIELD的所有成员都穿着一种异常坚固具有韧性的防弹衣,皮尔斯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弄到的,于是皮尔斯认为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巴基弄出穿透力强的弹头。

巴基因此而深陷入痛苦和自责之中,他无比后悔自己对皮尔斯说出了那样的一句话,也无比后悔自己的怠慢让父兄死亡。

佐拉对他说现在无论有多伤心后悔都没有用,唯一能做的就是振作起来,为皮尔斯和朗姆洛报仇。

 

城市里现在被搅成了一池浑水,罗杰斯凶狠残暴,和九头蛇的火并用上了大量的武器弹药,现如今商铺全都关门,家家户户不敢出门,罗杰斯的手下开着不知道从哪儿搞得到的军用装甲车在城市里巡逻,只要见到疑似九头蛇的便直接抓人。

那种穿透力强的子弹并非说研制就能研制出来的,九头蛇现在手下仍有一个秘密小作坊,巴基弄出来了一些不多的可以喷射电网的枪支,他们给一支敢死小队穿上了。

他们弄到了一个消息说是罗杰斯买了几千支枪支和弹药,在晚上时会抵达港口。罗杰斯派了二三十人去秘密拿货,巴基的敢死小队第一次打了场胜仗。

他们抢走了这些武器,九头蛇本来跟一个小型军火厂有点秘密接触,但SHIELD来了之后却把九头蛇和他们的联系隔断了。现如今从SHIELD手里抢来的这批新型武器可以说的上是九头蛇复仇的希望了。

 

 

这事似乎将罗杰斯惹毛了,次日本地电视台上便放了罗杰斯上传的视频,视频中罗杰斯点名要皮尔斯的小儿子来用自己换他抓住的那些九头蛇成员,不然他将会把这些九头蛇们一天强逼一个,说着他展示了一下地牢里的那些挤挤攘攘的九头蛇们。如果巴基愿意归顺,他会给巴基一个不错的待遇,并且停止追杀九头蛇,如果巴基不归顺,他将会一直杀九头蛇杀到巴基归顺他的那天为止。

话说完了,罗杰斯抬起手,将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中年男人的脑袋上来了一枪。

自然,巴基也是第一时间见到了这个视频。这条视频的发出时间距离皮尔斯的死刚好是一个月,也正好是巴基生日的当天。他并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经过这段时间的东逃西躲的生活后,巴基变得冷静具有忍耐力了很多。

甚至巴基开始思考是否可以利用罗杰斯的这个条件来让他接近他,乃至于刺杀他。

当然,这更有可能是罗杰斯为了把他引出来,然后将他也杀了的计划。

但巴基并没有断绝这个念头,他找到了佐拉,跟他说刺杀罗杰斯的可行性。

然而还没有等他说完,佐拉便一口否决了他,罗杰斯的名声实在太烂,不知道从哪儿传出来的消息说罗杰斯喜爱玩弄青年男性。罗杰斯知道巴基比巴基知道罗杰斯要更早,早在罗杰斯朝九头蛇大举进攻之前,罗杰斯就有向皮尔斯索要他,皮尔斯知道此人不怀好心,指着罗杰斯的鼻子骂了几句后就离开了。

从佐拉嘴里说出来的这些事比那条视频更让巴基愤怒,他倒是从来没有想过有人竟可以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

但巴基更为认真地思考起接近罗杰斯来刺杀罗杰斯的可能性。

佐拉连连摇头,且不说罗杰斯肚子里打的到底是什么算盘,就算巴基刺杀成功了,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巴基说,咱们不是还有泽莫吗?泽莫在SHIELD刚来到这里时就已经卧底了进去,他完全可以通过泽莫来和九头蛇联系。

但这实在太过冒险,一旦罗杰斯翻脸不认人,那么所有事都完了。

佐拉对巴基说了半天,两人也累了,巴基暂时放弃了这想法。

 

第二天黄昏时,又一个九头蛇成员的死终究是让巴基无法再忍耐下去了,他认识那个被罗杰斯手下枪杀的青年,那是他这两年来唯一一个可以算得上是朋友的人。

没有和佐拉打一声招呼,巴基便朝着罗杰斯所说的联系地点去了。

那么多个九头蛇成员的生命,远比巴基个人的重要,就算罗杰斯想要的是巴基的性命,巴基也愿意用自己的去换。

罗杰斯让巴基来见面的地方是一个电影院。 

这时候所有的商家都关门了,电影院也一样,巴基在外面被搜身一番后,罗杰斯的手下放他进去了。

整个影厅里只有他们俩,荧幕上放映着一部已经上映过的有些年头的恐怖电影。刚一进去,巴基便看到罗杰斯坐在影厅中央,罗杰斯看到他进来了,拍了拍身边的座椅,示意他过去。

巴基有些迟疑地走了过去,刚想向罗杰斯开口,罗杰斯却将食指压在嘴唇上,让他噤声专心看电影。

巴基从小到大在家里被保护得挺好的,从来没有看过恐怖片什么的。他只能硬着头皮看下去。

他没有什么能对罗杰斯下手的机会,电影院外面围满了罗杰斯的手下,他只能盯着荧幕看下去。

电影算是比较经典的恐怖片,不乏血浆与各种突脸的鬼怪,气氛音乐全都恰到好处,引着观众的恐惧越陷越深。

巴基憋了半天,最终还是在一个突如其来的鬼脸那里吓得叫了出来。

而此时,罗杰斯突然伸出了一只胳膊,将巴基给搂到了怀里去了。

巴基惊愕不已,在电影的微弱光芒下看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胳膊。

传闻是真的,巴基想,他果然好这一口,老变态。

 

电影结束之后,罗杰斯叼着根烟让巴基陪着他沿着马路散步,神情淡然自若得仿佛他什么都没有对巴基做过一般。

沉默了半天,巴基终于先咬着牙开口了,“我知道是你杀了我的爸爸和哥哥,我当然对你恨之入骨。但是我无法对于那些九头蛇的兄弟们的生命坐视不管,我愿意当你的手下,听你的安排,只要你能放了他们。”

说完这一番话,巴基拳头攥紧得指甲切进掌心的肉里,难言的屈辱与愤怒让巴基的喉头发哽。

罗杰斯吸了口烟转过身来看他,说:“我知道你肯定听说那些传闻了。”说着他伸手把巴基的脸抬起来,蓝色的眼睛盯着巴基的脸,“没错,我就是喜欢长得漂亮的少男,尤其是褐色头发绿色眼睛的。

“我不要你给我做事,我有足够的钱足够的手下,不需要你捣鼓出来的那些没用的东西,你只要跟着我就行了。”

罗杰斯的语气里还带着一丝戏谑,但巴基并没有在意那些,怒火险些将他吞没,但他最终还是冷静下来,从牙缝中挤出了一个“好。”

他们走到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外貌夸张的跑车旁边,巴基下意识觉得眼熟,但又不知道这熟悉感从何而来。

 

有点出乎巴基意料的是,罗杰斯晚上并没有对他做什么,他把他安排在了一个宽敞舒适的房间里,说他安排了一个人,她会来照顾巴基在这里的饮食起居。

次日巴基起床后正在穿着衣服时,一个人敲响了他的房门。

巴基走过去开了门,一个白金色头发的女人站在门口冲他微笑。

“你好,我叫娜塔莎,史蒂夫让我来照顾你。”

巴基一眼就认出了她是一个月前那个蛋糕店里与他搭话的那个女人,他也很自然地想起了那辆夸张的车和站在车边的男人,他莫名地有些愤怒,“你们那时候就知道我是什么人了?”

娜塔莎无视了他语气里的怒火,“我们知道你比你想得早。史蒂夫去给你放人了。”

听到这话,巴基暂时放了点儿心。没过多久后,巴基在电视上看到了罗杰斯放人的新闻,他这才几乎完全放心下来。

 

罗杰斯在晚上时回来了,娜塔莎似乎大部分时间也挺忙,在她忙的时候,巴基已经将罗杰斯的家逛了个遍了。屋子里外都有不少全副武装的人把守着,想要一个人从这里逃出去简直难如登天,更别说在这里杀了一个人后还想逃了。

罗杰斯穿着一身可以称得上是风度翩翩的衣服来找了他,下巴剃得光洁干净。平心而论,罗杰斯确实是英俊得罕见,巴基无论怎么看都觉得他的年龄最多也就二十多,不过也许是他这好看的相貌给他减龄了也说不定。

他带着巴基去了个相当豪华的酒店去吃了晚饭,现在全城没有一个人出门,偌大的酒店里顾客也只有他们两个人。罗杰斯没有问巴基的喜好,自作主张地点了一大堆巴基平时都不怎么吃的饭菜。

点过菜后,罗杰斯看向了巴基,他这时候你看起来倒比昨晚那样正经得多了。

“皮尔斯让你给他研制武器是吗?”

巴基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觉得你用心在这方面倒是浪费了。说实话,你认为你在这方面天赋怎么样?”

这话让巴基觉得有一丝不爽,他想给罗杰斯来一拳,但是他忍住了。

罗杰斯反而在继续火上浇油,“我的手下不乏会弄这些的,而且他们比你更聪明,你的这点小能力对我来说毫无作用。”

巴基忍不住捏紧了拳头,他知道自己只是小有天赋,实际上对这些东西的兴趣也只是不多不少,但从别人的嘴里这样说出来,还是让他格外不爽。

前菜被端了上来,罗杰斯喝了口红酒,而巴基不动声色地攥住了一把餐刀。正当巴基要悄无声息地把它放进袖子里时,罗杰斯突然插了个深紫色的水果放进了巴基的盘子里。

“这里的李子味道不错,你尝尝。”他的眼睛只是看着巴基的脸,好像根本没有发现巴基的小动作一般。然而巴基自己的那份里也有李子,如果说他没发现,巴基自然是不信的。

巴基装作若无其事地将这块李子肉插起来塞进嘴里,这李子确实莫名地戳中了巴基的味蕾,让平时不爱吃水果的巴基有点着迷。他忍不住接连又吃了两块,酸甜可口得让他忍不住好奇这水果怎么这么好吃。

对面的罗杰斯见他似乎很喜欢吃,把自己的那份里的李子全插给了巴基。

不多时,别的菜也被端了上来,巴基忍不住好奇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明明都不是他平时怎么吃的菜,却又偏偏如此无比地符合他的胃口。

他也很好奇罗杰斯这种变态昨晚为什么什么事都没有对他做。不过他自然不会傻到主动问出来的,他现在还没有找到下手的几乎,自然能多拖一天就拖一天比较好。

唯一巴基比较担心的是,万一罗杰斯比传闻中的还要变态该怎么办。

 

饭后他们一起出去,空荡而荒凉的马路上只停了罗杰斯一个人的车,月亮已经升起,罗杰斯开了车门没有进去,而是靠在车子上看向巴基。

“我觉得你的这点天赋没必要用在研制武器上,而且我也不需要这个,可能皮尔斯需要,但是对我来说根本没用。”

巴基依旧没有说话。

“我觉得也许你更应该做一个杀手,毕竟你对武器的了解程度很高,上手起来也应该很快。而且我也需要一个杀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让娜塔莎训练你。”

巴基简直想不到罗杰斯可以傻到这个地步,让他做他的杀手,不等于将自己的命交到了巴基的手里吗?

不过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可信一些,巴基带着几分震惊地问道:“您知道我是皮尔斯的孩子吧?难道你不怕我……”

没等巴基说完,罗杰斯就伸出了一只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在他脑袋上拍了拍,“我不怕。”

两人上了车,回到了罗杰斯的家里,晚上罗杰斯也依旧什么都没做。

 

第二天一早,娜塔莎带着巴基去了训练场,在那里他呆了一整天。不得不说,比起埋头在工作室捣鼓那些图纸零件,巴基更喜欢打斗耍小刀的感觉。

晚上时罗杰斯又来了,他带着巴基去了一个派对。这家夜店本来是九头蛇的资产,如今也不知道是谁在管了。

整个城市都荒凉一片,唯独这里热闹得不行。

巴基在这里见到了好几个眼熟的面孔,或是本市的名人,或是曾经与九头蛇有过合作的人。如今这些人见到罗杰斯,倒是一副点头哈腰的模样。

在这些人热热闹闹地各种叙旧寻乐之后,全都跟着罗杰斯进了楼上的会客室里,这里临时被收拾成了会议室的样子,罗杰斯在桌首坐了下来,他让巴基坐在自己的左边,而他的右边坐了一个黑人,巴基听到罗杰斯管他叫山姆。

其余的人也都挨个儿坐下,本市的警察局局长、市长和他的秘书、本地电视台的那几个人、银行家、一些小帮派的老大。

会议的主题倒是清晰明了:分割九头蛇的势力范围和财产。

见到皮尔斯的小儿子坐在罗杰斯身边,一两个人忍不住嗤笑了出来,但也没人明面上说些什么。

这些人中的不少,巴基曾经以为他们至少都算得上是遵纪守法,和帮派的事根本不沾边。如今在这里看到,巴基感觉有点难以言说的不舒服,就好像……原来这个城市如此黑暗,而他根本不知道。

这些人讨论时倒是可以称得上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罗杰斯的神色,不过罗杰斯倒是一直没怎么说话,一直由叫“山姆”的那个男人来替他说话。

在周围的人暗中瞥了罗杰斯数次后,罗杰斯突然抬起来右手,静悄悄地搂住了巴基的腰。

巴基被吓了一跳,忍不住有些坐立难安起来,那些人看着他们的目光似乎也变了点味道。

不过罗杰斯倒是没有乱摸什么的,他只是安静地搂着巴基的腰,身体与巴基肩并肩贴着,让巴基忍不住联想到那些肩并肩坐公交车的小情侣。

不过显然这也不是什么谈情说爱的场合就是了。

那些人的讨论开始变得激烈了点起来,也没人怎么去注意罗杰斯的眼色了。

他们一致觉得和罗杰斯五五分非常公平,唯有警察局局长觉得不满意,他觉得他们这么多人只拿一半实在太少,应该和罗杰斯七三分,毕竟他们为了抓捕九头蛇可是贡献了不少警力。话里话外,多少也有点威胁SHIELD的意思。

罗杰斯没有吭声,山姆看向局长,问了句:“你确定?”

这下其他人犹豫不决起来,纷纷看向罗杰斯。

罗杰斯此时却正贴在皮尔斯的次子耳边,暧昧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待会儿咱们去游乐园里吃晚饭?”巴基不知道罗杰斯对自己说这个干什么,他的嘴唇几乎贴在了巴基的耳廓上,说话时的热气也钻了进去。

巴基生理性地感觉到自己的某处有些发紧,心里却忍不住不爽起来。

那警察局局长提高了声音,说他们出了很多力,而且以往九头蛇和他们合作时,都是他们九,九头蛇一的。

会议快要结束时,一个服务生走了进来,给每人上了杯酒,巴基看到了对方脸后,立即认出了这是佐拉身边的人。

会议结束后,巴基跟罗杰斯说自己需要去一下洗手间,罗杰斯让山姆跟着巴基去了洗手间。

巴基进了第二个隔间,在门的背面找到对方留下的字,佐拉让他放心,九头蛇正在逐渐恢复元气了,不久之后泽莫就会来跟他接触,他们还派了其他人潜入SHIELD。看完之后,巴基将门上的字擦掉了。在马桶水箱里,巴基找到了一卷透明钢丝,这玩意儿两边有把柄,只要使用者劲大,把目标的头割下来都是可能的。他把这玩意儿缠在了脚踝上,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

罗杰斯带着他去了游乐场,这里也是灯火通明但没有一个客人。

他们在一个快餐小摊那里点了一大堆垃圾零食,摊主战战兢兢地给他们俩炸薯条。

“你有什么喜欢玩的项目吗?”罗杰斯问道。

事实上巴基从来都没有来过游乐场,他没什么朋友,皮尔斯太忙,朗姆洛则比巴基大很多,对带小孩没什么兴趣,他自己也基本上一直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但他不知道哪根筋突然搭错了,兴致勃勃地说了个过山车。

零食吃了一半后,罗杰斯就拽着他去了过山车那儿,看上去倒是比巴基还要兴奋几分。

一趟下来 ,巴基觉得确实好玩得没话说,即使是他脸上的肉都要被吹麻了,他还是压不住嘴角浮起来的兴奋。

反观罗杰斯这位SHIELD的心狠手辣的黑帮老大倒是脸色发白,好像快要呕吐出来一般。

巴基觉得有些吃惊,又觉得有些好笑。过山车让他的兴奋劲上来了,对于别的游乐设施巴基都跃跃欲试,巴基努力保持着平静的语气问道:“咱们待会儿去哪儿?”

“咱们先去坐会儿吧。”罗杰斯说道。

他俩又找了个小摊前坐了下来,要了两杯冰饮,罗杰斯自己还吃了个黑胡椒肉肠的热狗。这个人吃得倒是开心,巴基忍不住想,又胆小又能吃,像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说不定自己一勒住他脖子,他就要吓得尿裤子求饶了。

不过现在还不行,周围肯定都是罗杰斯的手下,他要是现在想动手,肯定会在勒住罗杰斯脖子之前就被狙击手爆头了。巴基咬着吸管,偷偷地打量着罗杰斯,思考着到时候该从哪里下手才能最快勒死罗杰斯。

然而看着罗杰斯大快朵颐,越嚼越香,酱汁也蹭在了嘴唇上时,巴基自己的肚子也好像瞬间饿了。但他觉得现在自己也去要吃的会很丢脸,他刚说过自己一点儿也不饿,而且他也不是什么馋嘴的人。

虽然但是,那个肉肠真的很香的样子,似乎还很多汁,巴基没忍住吞了口口水,为了掩饰尴尬,他转为往罗杰斯的脖子之下望去。

罗杰斯穿得很自在,夹克里面一件衬衫,脖子到锁骨的线条都格外得分明,他的皮肤还很好,肤色冷白,看上去像是光滑的大理石雕刻出来的人体雕塑,锁骨以下还能看到一点胸肌,有点过于丰满了。

倒是光光滑滑的没看到一根胸毛,巴基忍不住胡思乱想,难道这人平时喜欢用蜜蜡脱毛?他又想象到了蜜蜡从罗杰斯胸口上撕下去,留下粉红色的痕迹的样子。

这时候盘子搁置在桌子上的声音将巴基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原来是摊主给巴基拿了根脆皮的黑胡椒肉肠热狗。巴基抬起头来看向罗杰斯,罗杰斯正拿起桌子上的那瓶番茄酱,挤在了巴基的热狗上。

巴基尝了尝,味道倒是好吃,跟番茄酱也是绝配,番茄酱的酸甜正好给多汁的肉肠解腻。

他想是不是自己刚刚偷偷咽口水的动作给罗杰斯看到了,巴基立即尴尬到耳朵通红。脸上努力维持着平淡的表情,对罗杰斯说了句谢谢。

吃完后,罗杰斯又带着巴基去玩了其它项,快十点时,罗杰斯对他说,“今天的训练感觉如何?”

一边说着一边带着他朝着那个气枪打气球赢玩具的地方走去了。

巴基以为他是让自己去打气球,然而在离那里还有十多米时,罗杰斯把一把手枪塞进了巴基的手里。小摊的柜台打开了,露出了一个铁笼。

笼子里关着一个被蒙住双眼塞住嘴巴的中年男人,摊主把笼子打开,给中年男人除去了绳子。巴基一眼认出了这是派对上的警察局局长。

一解开绳子后,局长就开始惨叫着哀求罗杰斯放过自己,他愿意当罗杰斯的手下,心甘情愿地听从罗杰斯的指挥,自己的手下全都给罗杰斯管,他拿的钱和势力范围也会全都还给罗杰斯。

但是罗杰斯没有理他,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表。“局长,你有三分钟时间逃跑,如果三分钟内詹姆斯没杀死你,你就可以完好无损地回家睡觉。”

巴基一听愣住了,虽然从小在黑帮里长大,但是他还从来没见过杀人(除了见到自己父亲和哥哥被罗杰斯杀害),更没有亲手杀过人。

一听这话,局长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巴基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枪,脑子还处在发懵中。

他今天才刚开始训练啊。

罗杰斯把双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从后面贴到他的耳边说:“那个服务员和警察局局长的命,你总得选一个吧?”

巴基听完立即不寒而栗,他不知道罗杰斯什么时候发现佐拉手下的伪装的,但现在九头蛇区区数百人,每个人都格外重要,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九头蛇这样缩减人手。

巴基侧过头来勉为其难地对罗杰斯笑了笑,“那个服务生只是痴心妄想,年纪太轻脑子不清醒,我没有搭理他。”

罗杰斯在他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那现在证明一下你对我来说有什么作用吧。”

巴基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将手枪上了膛,这时候局长已经跑到了二三十米外了,马上转过一个小摊,离开他俩的视线。巴基在心里回想着娜塔莎教给他的要领,然后扣下扳机。

子弹打中了局长的小腿,局长惨叫着跪倒在地,巴基狠下心来,又补了一枪。子弹穿过对方的大脑,命中了小摊上的气球。气球里的彩条炸了出来,伴随着摊主按下的欢呼的音乐,一只玩具小熊从上面掉了下来。

巴基怔怔地站在那儿,喘息着看着局长的尸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几个人,把尸体拖走了,顺便也清理了地上的那些血迹。

娜塔莎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她鼓了鼓掌,“干得不错!”娜塔莎称赞道。

巴基头晕目眩,心里的道德本能在谴责着他,他努力让自己尽快转移注意力。

“大家第一次都这样,你要是不爽可以吐在史蒂夫身上。”娜塔莎玩笑道。

罗杰斯看向娜塔莎,“你先去跟他们把尸体处理了。”他说完了朝着打气球的小摊那儿走去,把巴基打掉的那个熊娃娃拿了回来。

那是只穿着红蓝色制服的小熊,罗杰斯看起来似乎爱不释手,“这个能送我吗?”他向巴基问道。

 

次日巴基路过罗杰斯卧室门口时,他看到那只小熊正摆在罗杰斯的枕头上。

他本来以为罗杰斯所说的处理尸体的意思是毁尸灭迹,而早餐时,巴基在新闻里看到了那尸体被挂在了市政厅门口,尸体被切成了四大块,上面裹着白布,上面写了四个字母:“N E X T”。

这事让市长也慌了,新闻发布会里说自己绝不允许这种挑衅政府权威的事发生。

娜塔莎带着巴基去训练馆里训练了一上午,中午的时候罗杰斯出现在了训练馆里,代替了娜塔莎训练了巴基一会儿。巴基平时虽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不管帮派打打闹闹的事,但是身上还是有一身怪漂亮的肌肉的。面对罗杰斯时,他总觉得有种胳膊拧不过大腿的感觉。罗杰斯实在是太过于强壮了,巴基感觉他能像拎起一个小鸡仔那样拎起自己。

罗杰斯并没有在这方面多为难他,打闹般地训练了半个多小时后,罗杰斯搂过他的肩膀说:“饿了,咱俩吃饭去。”

娜塔莎和经常在罗杰斯左右出现的那个山姆也去了,他们去了个泰式餐厅,娜塔莎和山姆坐在远处的一桌,他俩就坐在比较偏僻的靠窗户的桌子边。

这几天已经没什么火拼发生了,城市也开始逐渐恢复生机,店里也有些顾客,街上也有些行人了。巴基坐在桌子边感觉有点恍如隔世,周围的人除了娜塔莎和山姆以外,别的人就都看起来像是普通人一样,普通到巴基甚至觉得自己回到了一个月前。

罗杰斯表现得好像也只是个普通的常客一样,拿着菜单说他们家的一种咖喱一定要尝尝,味道简直好得没话说。

他点了个清柠蒸鲈鱼,冬阴功汤,糯米饭、春卷烤鸡翅、泰式的咖喱牛肉什么的,巴基在此方面毫无主见,只能让他给自己点。

等饭菜上来时,巴基才发现罗杰斯除了点了这么一大堆之外,还点了俩热狗面包。

不过罗杰斯块头这么大,身上的肌肉看起来也不小,估计每天需要的热量也应该挺高的。巴基的舌头很能包容,即便平时不怎么吃这些,但是他也能尝得到味道确实不错,就是罗杰斯给他点的青柠茶有点太甜了。

巴基咬着吸管,罗杰斯却在对面开口了:“太甜了吗?我以为你喜欢甜的。巴基摇了摇头说只是这个芒果糯米饭就已经很甜了。”

罗杰斯又很殷勤地把那热狗面包从中间切开,舀了咖喱和牛肉进去,又往上放了一些沙拉里的蔬菜然后递给巴基,“你尝尝这个。”

巴基接过去,心里正纳闷着为啥这个罗杰斯要对自己这么好,还不要插他的屁股,真是奇了怪了。莫非这个罗杰斯是个什么m,伺候年轻男孩来是为了满足他的奇怪XP?

巴基咬了口热狗面包,汤汁浸润的面包确实很好吃,面包本身也香得要命,这些奇怪的巴基叫不出名字的蔬菜也有种奇特的香味。

看着巴基的眉眼舒展,大嚼特嚼,罗杰斯似乎对此非常满意,朝着巴基笑了笑,神情看上去甚至有几分得意。

巴基看着他的笑容,心里突然漏拍了一下。这笑容看起来太像那种典型的陷入爱河的年轻男孩。巴基想该不会这个什么杀人如麻的黑帮老大喜欢自己吧?鬼知道为什么,巴基感觉自己的脸上麻麻的,心也一突一突地跳了起来。

下一秒巴基抹消了自己心里的这个想法,罗杰斯这种人怎么可能恋爱脑,这种神情大约也只是在逗逗宠物玩罢了。自己想得太多可是会轻视罗杰斯,别忘了这可是他的杀父杀兄仇人。

巴基低下头去,吸了一口柠檬茶,冰凉的饮料充满口腔,让他发麻的脸颊好了不少。

话说回来稍微有点甜的柠檬茶和这个热狗倒是绝配。不知道罗杰斯是怎么发现这个搭配的,还是说这个人纯属于太爱热狗,什么都要和面包搭着吃。

那边的娜塔莎和山姆倒是比他们这里热闹多了。他们聊得开心极了,时不时地在那里哈哈大笑,巴基听到娜塔莎管山姆叫威尔逊,巴基这是第一次知道这人的全名。

看到巴基在瞥着娜塔莎山姆二人,罗杰斯也望了过去,笑着说:“他们俩就是吵了点,你无视他们就行了,要不待会儿咱们俩两个人去一个地方?”

巴基看向罗杰斯,不动声色地问道:“什么地方?”罗杰斯也没跟他卖什么关子,直接说了:“市政厅。”

巴基险些被饮料呛住,罗杰斯伸出手来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另一只手撑着脸,饶有兴趣地看着巴基有点泛红的脸。

“你的生日是多少?”罗杰斯问道。

“四月一号。”巴基回答道。生日是这个日子一直让巴基有点郁闷,不过每次皮尔斯给他办的生日聚会都办得不错,巴基也不在乎这些了。

罗杰斯挑了挑眉毛,看着他说:“你看起来可不像是白羊座的。”

巴基说:“想不到您平时还会关注这些。”

罗杰斯说都是平时他的一个手下在他身边念叨这些太多,他才略知一二的。

他俩吃完饭后,那边娜塔莎和山姆还在聊个开心。罗杰斯望了望他俩,又看了巴基一眼,朝着巴基快速地笑了一下,那让巴基感觉他俩简直像是相视一笑一样。接着,罗杰斯拉起了巴基的手,带着他快速而几乎毫无声息地离开了这家餐厅。

罗杰斯的手掌宽厚粗糙,手心有那种常年训练磨出的厚厚的茧子,手掌温度也格外的热。巴基跟在罗杰斯后面,盯了两秒他俩握在一起的手,感觉有几分难以呼吸。

他望着罗杰斯金色的后脑勺,困惑地想着这个人究竟在想什么,难道罗杰斯真的喜欢他?难道罗杰斯忘记了他曾经杀死了他的爸爸和哥哥?还是罗杰斯以为巴基真的不在乎父亲与哥哥的死?


评论 ( 2 )
热度 ( 140 )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 一个冷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