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冷库

因为朋友们比较喜欢喊我绿绿,所以大家可以叫我绿绿啦♡♡

【Stucky】夜间小事

大概算是互攻吧,没有很全的一点rou渣

剩下的部分可以在置顶中的企鹅群里或者凹三看,微博能不能发出来随缘


巴基对于半夜接到电话这种事一向无比烦躁,但是电话那边的福瑞一直在喋喋不休并且承诺如果他去把那点破事处理好,神盾局就会拆除他浴室里的那两个监控摄像头。

这个条件还是挺诱人的,他讨厌一举一动都被神盾局监视,不过几乎所有复仇者都是这样,大概除了那个有钱的斯塔克以外。虽然在此之前巴基并不知道自己的浴室里还有摄像头。

大概就是让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用他的那台电脑弄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每一个复仇者在复仇者基地里都有自己专属的办公室(即使他们大多数时间都只是待在休息室和训练室里),巴基虽然刚加入不久,但他们已经为他准备齐全。

在九头蛇的那段时间里,巴基有过那么几次被从冰柜里叫醒来去学习一些顺应时代潮流的计算机知识,他的学习速度飞快,但并不代表他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即使电子邮件社交软件满天飞,但当他联络某人时,他还是下意识地想到写信或者电话。

巴基现在暂住在史蒂夫的纽约小公寓里,房子虽然不大但是挤下两个人并不困难。神盾局给了他一些补偿和补发的工资,再加上做复仇者的薪水,这些钱足够巴基去寻找一个独属自己的住处。但是他还是不太适应这个时代,他发现自己似乎有点过度依赖于史蒂夫了,在这个时代与他之间,史蒂夫似乎成了他的桥梁。

史蒂夫的这个颇具年代感的小公寓里没有电脑什么的,甚至他们听歌都会使用唱片机,要想处理好福瑞说的那些东西,巴基只能骑上自己的摩托车,在深夜十二点时跑到复仇者基地去。

隔三差五这些人就会想到一个新的起哄的点子,以此为由开个派对什么的。今晚也不例外,整个基地里都弥漫着一股酒味,巴基推门进去时,那些人几乎全都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唯有索尔,一个人站在那儿举起他的杯子,泡沫沾满胡子,然后一饮而尽把杯子摔碎在地。巴基瞥了一眼,地上大概已经有二十多个可怜的杯子碎片了。

他没有在这些人中看到史蒂夫,史蒂夫原本倒想带着他一起来的,但巴基拒绝了,比起七十年前,他变了很多,他现在略有些讨厌社交讨厌热闹。他们催促再三,史蒂夫无奈地朝他耸了耸肩,一个人去了派对。

大约是已经离开了,巴基想,血清的原因,史蒂夫没法喝醉,也许是看着这些醉得不省人事的人先行离开了。

他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里面漆黑一片,但巴基的嗅觉还是告诉了他,这里可能有一个人,一个醉醺醺的酒鬼。

巴基并没有对此多加警惕,大概只是某个喝醉了的莽撞的家伙跑进过这里。



开灯之后屋子里没有任何人,大约是那位醉汉已经离开了。巴基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在膝盖碰到一块柔软的东西时,他低下头来,往自己的办公桌下面看去。

说实在的,他非常好奇,史蒂夫是如何将自己这接近两百磅左右的肌肉塞进一个小小的办公桌下面的。他就那么抱着膝盖蜷缩在里面,头发乱蓬蓬得像稻草一样,鼻子和耳朵都是红彤彤的,蓝色的漂亮眼睛像是在发光——他喝醉了。

史蒂夫将自己的食指抵在嘴唇上,说,嘘,我们正在玩捉迷藏,巴基你千万不要告诉他们我藏在这里。

这大概又是哪个复仇者带来的珍藏佳酿的原因,巴基以前从未见过史蒂夫会醉到这般地步,连四倍血清都代谢不了的醉意,让巴基忍不住锁紧眉头,担忧起史蒂夫的身体来。

他看着努力把自己缩得小小的,像一个试图把自己缩成圆团子的笨熊的史蒂夫,想告诉史蒂夫外面那些家伙们已经都喝得不省人事没有人记得这个游戏了,不过他并没有说出口。

也许是他盯了自己太久,史蒂夫有点不自在地扭开脸,他用手戳了戳巴基的小腿,说:你快工作,别一个劲看我呀,他们会发现的。

巴基直起腰来打开了电脑,去弄那些乱七八糟的福瑞交给他的东西。

然而思绪依旧不受控制,在屏幕上淡蓝色的加载页面中越来越肆无忌惮地抢走他的整个注意力。


来到二十一世纪之后,巴基隐约觉察到他与史蒂夫之间的关系似乎发生了改变。

也许这改变其实是从史蒂夫打完血清之后就开始的。

巴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心思过于敏感总是想太多,他总觉得史蒂夫正在慢慢地离开自己。

史蒂夫现在有了更多的朋友,有了自己的房子,这些复仇者们他们称这个组织为“家”,史蒂夫在里面扮演了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从一开始他只有巴基,到现在他拥有很多很多。

巴基以前和史蒂夫待在他们的破出租屋里时,他们也会管那里叫“家”,他们吃得不好、住得不好、穿得也不好,但是两个年轻人一直相信一定有一天他们的家会变得越来越好,温馨舒适。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动,他们的两个朋友之家也就分崩离析了。神盾局对来到七十年后的史蒂夫敞开了怀抱,为他建起一个新家。巴基对于这些自然理解,他甚至为史蒂夫开心,能够在这个时代中获得归属感。

如果可以的话,巴基并不会加入复仇者联盟,他已经疲于人际,他也不想再去组建什么“新的家庭”了,他的那个归属之地“两个朋友之家”已经被埋进了时间扬起的泥沙之中。他想要知道自己现在究竟对于史蒂夫来说是什么样的一个角色,他谴责于自己的自私:妄图将这伟大的英雄据为己有,但又害怕自己在史蒂夫心中和其他人没有多大差距,他不再具备任何特殊。

他变得惶然,史蒂夫似乎已经不再是他了解熟知的那个史蒂夫了,史蒂夫那么多次地拯救世界,他是完全的美国队长。巴基存有私心,觉得他们之间的那一些过往让他们之间的情谊也许会不同于常人,但除了在空天母舰上的那一句“我会一直陪你到最后”外史蒂夫再也没有对他表现过不同寻常的情谊。

还是说变的是他自己本身,他变得小心谨慎,拒人于千里之外,而史蒂夫根本不熟悉这样的他。他的挚友是七十年前的漂亮军花詹姆斯,现在的巴基只是一个七零八落乱得一塌糊涂的精神病人,也许是他让他失望了。

巴基想起来自己居然在遇到佩吉卡特之前,竟然从没有想过他的两个朋友之家就算没有战争也是经不起风雨的。

他对于史蒂夫抱有不堪之情,被史蒂夫救下来后整夜整夜地梦到他的挚友伏在他的腿间为他纾解渴望,当他做着那些梦时,史蒂夫就睡在他的隔壁床上,让他愧疚又让他兴奋。

他不敢去直面挚友,也无处诉说自己这满腔汹涌的感情,只好在暗处时不时地偷偷凝望着史蒂夫。却只能眼看着他和佩吉越走越近,他把自己胸膛里的欲念与对幸福的祈祷无声无息地掐死。

一直到现在,他孑然一身别无所求,与史蒂夫的友谊是维系他在这个时代生存的源泉,他没有史蒂夫那么对这个时代陌生,但是他却更加感受到这个时代不属于自己,如果苏醒在一个没有史蒂夫的时代里,他愿意再次躺回到那个冷冻仓中,做着几十年如一日的梦。

他不知道什么样的未来是值得他期待的,他的美梦总是在过去,而时间却永不停息地往前奔涌着,他永远也无法回到过去,那个两个朋友之家他大约是永远也回不去了。


在凝视着电脑屏幕上的加载界面出神时,巴基感觉到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压在了他的大腿上。他低下头,看到史蒂夫抱着他的小腿,将自己的脑袋枕在了他的大腿上。

“我有点困了。”史蒂夫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说道。

他的手不受控制地落在了史蒂夫的脑袋上,手掌盖住了那一头柔软的金色短发,下意识地揉了揉。

“要不我送你回去?”巴基的声音温柔得有些像以前莎拉对史蒂夫那样。

史蒂夫摇了摇头,“不行,他们还没有认输呢。”

巴基便安静地看着他,手落回了自己的大腿上。

福瑞交代的那点事他已经差不多弄完了,但他并不想一个人回去。

评论 ( 2 )
热度 ( 25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一个冷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