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冷库

因为朋友们比较喜欢喊我绿绿,所以大家可以叫我绿绿啦♡♡

【盾冬】黑胡椒香肠热狗(下)

失踪方式见置顶~

黑帮老大盾和九头蛇小少爷冬,

下一棒是 @梦境种植园  @尔东  @一口吃下一大包 



他们没有坐上罗杰斯开来的车,罗杰斯把娜塔莎的摩托开走了。他让巴基坐在他的后座,等摩托车引擎发动时,娜塔莎和山姆才发现他俩要离开了。

娜塔莎看着自己的摩托被骑走,愤怒地朝着他们俩竖了个中指。巴基忍不住笑了出来。摩托的速度很快,泰式小餐馆很快消失在了他们的身后。巴基扭回头来,他的双手搂着罗杰斯的腰,罗杰斯身上有股比较淡的香味,巴基吸了吸鼻子,总觉得这味道好闻得要命,但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东西的气味。

 

到了市政厅时,巴基本以为是要跟罗杰斯来杀什么人的,结果没想到是来看戏的。市长想要逃跑到城里赌场老板那里去,结果被他的左右手们发现了,嚷嚷着要让他下台,把记者也叫了过来,开始了现场直播。

那个赌场老板在城里也不是什么简单货色,左右逢源,手上的打手不少,每年赚的钱也比城里那几家公司只多不少。结果没想到这时候这人亲自赶了过来,满脸通红眼眶泪光闪烁的,还不顾记者直播,市政厅外面围满了人,上来就是给了市长和他秘书脸上一人一拳头。

嚷嚷着我给你擦屁股那么多次,借了你那么多钱,你俩就是这样对我女儿的?

巴基听着人群吵嚷,隐约听出来是这个赌场老板有个十几岁的女儿失踪好几年了,似乎跟这个市长和他秘书有关系。

秘书捂着脸啊啊大叫,说:“不关我的事啊,都是九头蛇逼我们的,都是市长他命令我的。朗姆洛要的人我们怎么敢不给他啊!”

巴基听到朗姆洛这个名字,耳朵立即就竖了起来。

罗杰斯带着他从市政局后面进来的,他俩现在正挤在二楼的小露台上,以“贵宾席”的视角看着楼下台阶前的闹剧。

巴基听了个大概,好像是这秘书和赌场老板的女儿谈了恋爱,结果赌场老板女儿被朗姆洛的朋友看中了,朗姆洛想要讨好朋友,让市长对市长秘书施压,把那女孩强行带走了。之后又为了销赃灭口,把那女孩杀了,将整件事伪装成了一起失踪案。

赌场老板在最近瓜分到的那个九头蛇遗产上看到了自己女儿被折磨的照片,当下去找了罗杰斯,罗杰斯抓了个前九头蛇成员,一顿刑讯逼供,告诉了赌场老板这事的前后始末。

下面吵吵嚷嚷,你推我搡,巴基脸色有点苍白。他从来没想过朗姆洛会做出这种事来,他以为自己哥哥是个重情重义的好人,却没想到在这里听到这种事。

巴基感觉到有点反胃难受,正要转身离开时,余光瞥到了赌场老板一刀捅进了市长的肚子里。捅进去还没完,赌场老板转了一圈,把刀往上挑,血液和内脏流了一地,刚刚好地被电视台全程直播了。

巴基忍不住作呕,想要立马离开。罗杰斯却拉住了他的手腕,让他靠在栏杆上,自己挤在他的身前,用手掌贴了贴巴基苍白的脸庞。

他的眼神倒是关切的,只是声音柔软而嘲讽,罗杰斯对巴基问道:“你不会以为世界上有什么只做好事的黑帮吧?”

下面吵翻了天,巴基隐隐听到赌场老板又捅伤了秘书。

巴基心里含着一腔愤怒,但他也知道这怒火来得毫无理由,他想给罗杰斯一巴掌,但是他也必须要忍耐,在罗杰斯面前装出乖巧温驯的模样,才能有机会为父亲和朗姆洛报仇。

罗杰斯伸出手把他搂进了怀里,按着他的脑袋让他的脸埋在自己的肩膀上。巴基根本没有一丝难过,只觉得恶心与愤怒。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然后轻轻地抬起手,回搂住了罗杰斯的腰。

这动作让罗杰斯的身体颤抖了一下,随即搂着巴基的那双手又紧上了几分。巴基甚至能感觉到罗杰斯的心跳速度的加快与体温的增长。

这回巴基确信无疑了,罗杰斯喜欢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一点完全可以利用起来,他只要假意迎合罗杰斯,就能让罗杰斯不断地对他放松警惕。

巴基轻声地对罗杰斯说了句谢谢。罗杰斯松开了双手,神情肉眼可见地开心了很多。

罗杰斯带着他离开了市政厅,把他拖到了那什么游戏厅里。巴基连游戏厅也没有来过,他让罗杰斯手把手地教他玩那些东西。没一会儿巴基便会了不少。他俩在里面倒是玩得开心,巴基自己也爱玩这些,俩人出来时简直亲密无间地像一对挚友。

他们随便吃了晚饭,罗杰斯开着娜塔莎的摩托到了远离市区的公路上,这里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来往。他便在这里教巴基学摩托车。

巴基在前面握着车把,而罗杰斯坐在他的后面,胸膛贴在巴基的后背上,抓着巴基的手教他开车。巴基起初开得东倒西歪,但好在罗杰斯的一双长腿,在巴基快倒了时把车子撑住。巴基这样歪歪扭扭地开了半天,俩人终于忍不住一起哈哈大笑。

在巴基终于差不多可以笔直地开上个一百多米时,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巴基出了一身汗,他知道这是个让罗杰斯完全放松警惕的好机会。

不过也没有让巴基多说一句。他俩开到了附近的一家小旅馆里,巴基以为罗杰斯要继续绅士下去时,罗杰斯开了间情侣房。

 

————————失踪部分阅读见置顶————————————

此事之后不久,巴基就在罗杰斯的手下那里见到了泽莫和一些其他的熟悉的面孔。

巴基一直在娜塔莎那里接受训练,娜塔莎称赞他十分上道,哪怕年龄相对来说已经偏大了点,但对于他的学习速度竟没有多大的影响。

而与罗杰斯,罗杰斯经常把他待在身边做事,平日里只要有空闲就会带着他在斯塔基市里到处闲逛。城市已经基本恢复了生机,虽然当天参加那次派对的人正在一个一个地消失。

泽莫告诉巴基九头蛇藏匿在暗处正在逐步恢复生机,也许是得益于巴基的原因,罗杰斯不再命令人抓捕九头蛇了。

目前尚没有合适的机会杀死罗杰斯,但泽莫让巴基做好准备,因为那一天似乎不远了。

巴基与罗杰斯维持着一种奇怪的尴尬的关系,他是罗杰斯的手下,而罗杰斯待他却像情侣一般,除此之外,他们仍会隔三差五地做点过界的事。巴基努力想像罗杰斯对他那样对待罗杰斯,但他完全做不到,时时刻刻他都无法忘记是罗杰斯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与兄长。哪怕是罗杰斯对他再好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一个半月后的晚上,巴基刚从训练室里出来,便看到罗杰斯站在门口等待着他。他浑身大汗淋漓衣服湿透,罗杰斯手里拿着三瓶饮料,扔了瓶给他,“待会儿想吃什么?”罗杰斯问道。

巴基拧开饮料喝了小半瓶,抹了抹嘴说:“那个游乐园里的香肠热狗。”

罗杰斯的眼睛没有离开过他的脸庞,听他这么说忍不住笑了出来,“现在那家游乐场现在可是每天都是人挤人,咱们进去的话,说不准要排一两个小时的队才能吃上晚饭。”

这时候收拾妥当的娜塔莎从里面走了出来,罗杰斯把另一瓶水扔给了她。她的神情有几分严肃,“寇尔森下周要来。”

罗杰斯看向她。

娜塔莎瞥了巴基一眼,“说是要送一个什么东西来。”

巴基知道大约是什么不能让他知道的事,他自觉地走到不远处罗杰斯的车子上,在车里等待他们俩。

不多时,罗杰斯回来了,从车上的包里拿出了几页纸,递给了巴基。

“这是你下个练手的目标。”罗杰斯说道,说着发动了车子。

巴基结果这些资料,翻来一看,看到了一个有几分眼熟的脸庞。

他记得这人参加了他好几次的生日宴会,皮尔斯让他管这人叫叔叔。“叔叔”每次来也会给巴基带很多价值不菲的礼物,在巴基更为小点儿时,他还逗过巴基玩。

巴基的手有几分颤抖,他看见这资料上写着“叔叔”是一个毒贩,整个斯塔基市大约有一千多个手下,还有一个制毒工厂和一个贩毒流水线。

在这之前,巴基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化工厂厂长。至少皮尔斯是这么告诉他的。

巴基记得那天的聚会上,鲁克叔叔并没有出席,这大约的意思是罗杰斯根本没有和鲁克商谈的打算,从一开始罗杰斯就不想让鲁克活。

巴基并没有为鲁克求情的想法,他一直以来居然以为在九头蛇的管理下,市内并没有什么毒品流通,但显然还是以前的他太过纯真了。巴基知道制毒贩毒意味着什么,即使是在他的心里,也无法找到任何理由给鲁克叔叔脱罪。

这件事,究竟皮尔斯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呢?

显而易见,皮尔斯知道,甚至不用脑子去想就能知道皮尔斯他知道。

但是巴基心里还是抵触这个事实的,父亲是一个好人,他一直以来都是如此认为的。

绑架杀人,包庇毒贩,还算是好人吗?

巴基的心里迷茫了起来。

以前的九头蛇,究竟有多少他不知道的黑暗面?

 

回去之后,罗杰斯已经点好了一桌子的外卖,他们吃光了那些垃圾食品,罗杰斯跟他说着与帮派无关的那些事,最多的是球队,电视里播放着一个脱口秀。巴基忍不住有些出神。

如果他们的人生就像现在一样寻常普通该多好。

 

晚饭之后,巴基回到了房间里,他坐在床边上发呆,想着自己到时候和鲁克见面了,面对着鲁克的眼神,他应该露出什么样的神情呢?

门被从外面推开了,巴基抬起头来,看到罗杰斯穿着睡衣站在他门口,手里还拎着那种红蓝制服的小熊玩偶,罗杰斯轻咳了一下,问他:“今晚一起睡吗?”

他看起来像是那种晚上害怕得睡不着的小男孩,拎着自己的玩具来找家长的陪伴。

巴基忍不住笑了出来,而罗杰斯朝他皱了皱眉毛,看起来莫名得有种正义凛然的批评的感觉。

巴基点了点头,说:“好。”

罗杰斯的眉头又舒展了。

 

原定的计划是巴基一周后去埋伏在鲁克与线人接头的地方暗杀他。那位线人已经被SHIELD买通了,很乐意告诉他们鲁克的行动习惯。

然后第二天没到中午时,山姆接到了个电话,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鲁克绑架走了寇尔森。”他朝罗杰斯说道。

SHIELD派去接应寇尔森的人被鲁克杀了,寇尔森和他带来的那个东西也被鲁克带走。

罗杰斯不知道哪里出了披露,他们把线人找来审问了一番,发现这人并没有泄露消息,朝鲁克透露消息的显然另有其人。

山姆下意识地看向了巴基,巴基知道怀疑自己在所难免,不过他实际上连这个寇尔森究竟是什么人要干什么都不知道。

“他没有时间。”罗杰斯也注意到了山姆的目光,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这话让巴基心里有点小小的不舒服起来。

 

刺杀鲁克的计划提前了,罗杰斯让娜塔莎组了一个小队,带着巴基一起潜伏进入鲁克的工厂里杀死鲁克并救人。

整个潜伏进入的过程异常简单,直到他们要杀死鲁克时,这人突然拿起了一个喷射枪不顾一切地朝着他们喷出了大量的白色烟气。

娜塔莎让他们捂住眼睛口鼻,鲁克朝他们喷射的东西似乎是高纯度的毒品。在这白色烟气的掩护之下,鲁克成功地逃了出去。

不过他们还是成功地救出了寇尔森,寇尔森说自己的u盘被鲁克拿走了。他们搜遍了整个工厂也没有找到u盘,显然鲁克临走前不忘把u盘带走。

寇尔森是一个看上去有点年龄的中年男人,在看到巴基时,巴基注意到他愣了一下。

“这位是史蒂夫的小情人,詹姆斯。”娜塔莎揶揄地向寇尔森介绍巴基。

寇尔森眼睛一直盯着巴基的脸,让巴基也忍不住不自然起来。

“难怪队长一直对他天天念叨。”寇尔森看着他笑了笑。

这眼神可以称得上是友善到肉麻了,巴基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和寇尔森握了握手。

将寇尔森送回到SHIELD时,罗杰斯、山姆、娜塔莎和寇尔森这四人开了个秘密会议,而巴基自然留在外面等待会议结束。

会议结束之后,罗杰斯把巴基和寇尔森送回了家。罗杰斯说寇尔森这段时间要暂时跟他们住在一起,毕竟罗杰斯家目前算得上是最为安全的地方了。

送完人后,罗杰斯又急匆匆地走了,显然刚才的会议里寇尔森告诉了他们不少的东西。

 

罗杰斯走后,巴基准备去给寇尔森倒杯水,坐在沙发上的寇尔森却突然开口问道:“他们说,你十岁以前的事情都记不得了?”

巴基愣住了,回过头来看向寇尔森。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不过确实像寇尔森所说的,巴基并不记得自己十岁之前的事了。他一直以来都认为这是自己小时候记性太差的原因。

寇尔森见他没有说话,继续说道:“他们让我不用告诉你。但是我觉得告诉你全部的事才是对你对队长都好。”

“队长?”巴基忍不住问道。

寇尔森笑了一下,“是史蒂夫,他是娜塔莎和山姆他们的队长。

“三十年前时,尼克建了个福利院,那时候他刚从战场上下来,想要通过救助孤儿来治愈他自己的心理创伤。史蒂夫、娜塔莎、山姆,还有更多的其他人,都是他救助的孩子。

“史蒂夫的家被一场火灾摧毁,尼克救助了他和他的一个小邻居,詹姆斯.巴恩斯。后来政府找到了尼克,因为他战功卓越,他们想要这个人才再次为国家做事。他们愿意出资资助尼克的福利院。

“尼克自然答应了,却没想到当时政府派过来的另一个院长把这些孩子们当作特工培养。加上为了回报尼克的恩情,这些小特工们全都愿意加入尼克负责的部门。

“不过那个副院长却在政府的这个计划里看到了‘商机’,他把被认为有武器天赋的孩子带走了,改头换面隐姓埋名,变成了亚历山大.皮尔斯。他还建了一个帮派,靠着这个孩子对于各种武器的记忆建了个制造枪支弹药的小工厂。不过后来有了可以合作的军火商之后,他把这个小工厂卖掉了。

“国家为尼克建立的秘密部门叫作神盾,你也知道,我们国家到处都是这种帮派,每个城市都有,帮派和当地政府勾结犯罪,中央想做什么都困难。于是SHIELD的人便假装是帮派,吸收一些帮派的力量,又有国家给他们提供无穷无尽的武器和装备,SHIELD可以很轻易地铲除任何一个本地帮派,重新清理城市的秩序。而SHIELD的每个核心人物都是尼克当初收养的那些孩子,他们自然对中央忠心不二。

“等到未来SHIELD成了全国第一的帮派之后,自然会和中央演个戏,用解体来假装被剿灭掉,到时候全国上下也不再会也不敢有什么帮派了。”

寇尔森说完了,而巴基怔在了原地。

“能给我倒杯水吗?我还是第一次住这种豪宅,不太清楚厨房在哪儿。”寇尔森又说道。

“好。”巴基点了点头,随即梦游一般地去了厨房。

 

这样就能解释SHIELD的那些无穷无尽的武器了,还有那些装甲车,以及为什么要杀死警察局局长和市长,为什么要将鲁克铲除。

SHIELD做的居然是替天行道的事。

巴基突然觉得莫名其妙地荒诞。

一直以来他觉得这个恐怖残忍的帮派,居然是为了做好事?

而皮尔斯……

听到这个事时,巴基心里第一时间是觉得寇尔森在骗他的,在他的记忆里,皮尔斯一直都是他的父亲。

然而仔细一想,寇尔森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如果皮尔斯是他的亲生父亲的话,那么他的母亲是谁?皮尔斯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他?为什么寇尔森他能知道巴基记不得十岁以前的事了?为什么娜塔莎第一次见到他时说他的生日不是这个时候?为什么罗杰斯又对他如此地好?

巴基消化不了这些事,他把水端给了寇尔森后,一个人回到了房间里,躺在床上思考了一整晚。

但是毕竟皮尔斯是他的父亲啊。

巴基想道,他养育了巴基这么些年,就算自己是他绑架走的孩子,他也算是巴基的父亲?

他为什么会记不得十岁前的事了呢?巴基忍不住又想。如果他能记得,是不是就能证明寇尔森在说谎?

 

第二天一整天,巴基都没有见到过罗杰斯,娜塔莎来了一趟,把寇尔森接走了。得知寇尔森将一切告诉了巴基后,娜塔莎吃惊地看了巴基一眼。

而巴基正无精打采地靠在门上朝娜塔莎挥手告别,他脸上挂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头发乱蓬蓬的,一眼就能看出他昨晚整夜没睡。

 

又过了一天后,罗杰斯才回来。从罗杰斯的眼神中,巴基知道他显然也知道这事了。

但是罗杰斯并没有提起来这件事,而是像以往那样把巴基推进了浴室里洗澡,接着又带他去外面吃饭。

他带着巴基去了那个游乐园里,今天是工作日,游乐园里的人明显少了很多。他们没有排队去玩那些游乐设施,而是直接去了那个热狗小摊。

摊主似乎换了个人,巴基知道上次的那个摊主大概是罗杰斯的手下假扮的。不过热狗的味道似乎比上次的更好,肉肠自然皮脆肉香,面包也烤得恰到好处,连番茄酱也不用罗杰斯额外加进去了。

吃完了东西,喝了后可乐后,罗杰斯擦了擦嘴角,“其实在带着SHIELD来这里之前,我就已经在这里调查过一个礼拜了。整个斯塔基市的东西哪里好吃,我大概比本地人还明白。”

巴基自然知道他说的这个“本地人”指的是自己,不爽地撇了撇嘴角。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罗杰斯说,“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在恨着我,但是我已经找你找了这么多年了,我也控制不了自己去接近你。”

他看着巴基如此说道,蓝眼睛里仿佛盛了一个小海洋。

巴基摇了摇头,垂下脑袋,眼睛躲过罗杰斯的视线,“我不知道。”

 

 

饭后,罗杰斯又去了什么地方忙碌,他派了一个手下陪着巴基去逛逛街。

书店是可以和九头蛇联络的地方之一,巴基在随便逛了几个店后去了联络点。

历史类书里的第三排书架第四层,右至左数的第十三本书里是九头蛇留给他的消息。

巴基装作随便浏览书籍,那个手下似乎也漫不经心的样子。巴基轻而易举地打开了那本书。

“城南老工厂,鲁克,明天下午两点。”那条消息里说道。

巴基的心里紧了一下,这样直白的命令语气的信息,意思自然是到了下手的时候了,而鲁克正是给他用的诱饵。

真的要开始下手吗?到了现在,巴基反而开始犹豫不决了起来。如果寇尔森说的是真的,他真的要杀了罗杰斯吗?

他的是非观告诉他不可以,而他的责任与父兄的死却在时刻地提醒着他,必须要复仇,无论如何都要复仇。

如果皮尔斯并非真的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的话,是不是可以就不向罗杰斯复仇了?巴基忍不住想道。

究竟什么才是事实?

 

罗杰斯晚上回来时,巴基告诉了他鲁克明天下午两点要在城南的老工厂和他面对面交易。鲁克说是要求用巴基来和他交换,而且罗杰斯只能带巴基一个人。

“为什么?”罗杰斯听完这事后,立即问道。

“我认识他,他算得上是我的半个叔叔,他要我来换,大概是想要卖九头蛇一个人情,让九头蛇给他提供庇护。”

罗杰斯依旧怀疑地看着他。

巴基故作轻松地笑了笑,“现在整个城市里,除了九头蛇以外,也没有人会帮他了。而且想来那东西对他来说不是很重要,他也知道你们肯定不会放过他们,所以他只能做出这个决定了。”

这话说得让罗杰斯似乎信了。“但是……”罗杰斯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我想清楚了。”巴基说,“我不知道皮尔斯究竟有没有真心把我当成他的孩子过,但我想要去看一下我本来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我还是会回来找你们的。”

 

第二天下午两点时,他带着罗杰斯如约到了老工厂。工厂外没人把守,直到他们走到了工厂的中央时,鲁克出现了。

巴基原以为出现的会是佐拉,而鲁克是他们编织的谎言。

鲁克拿着一把枪指着他们,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U盘。

“罗杰斯队长,我猜你想要的是这个东西吧?”鲁克捏着那个U盘说道,经过这段时间的追杀,他看起来和以前那个化工厂老板天差地别,浑身的伤疤横肉,一嘴被毒烂的牙因为笑容而咧出来,不怀好意地笑着。

罗杰斯抬头看向鲁克,语气平静,“我答应你的条件。”

鲁克摇了摇头,“不好意思,罗杰斯队长,我改变条件了。一栋豪宅和七百万美元可没你这U盘里面的东西诱人啊。”

一栋豪宅和七百万美元?巴基惊愕地望向了罗杰斯,他记得自己跟罗杰斯说的条件不是这个。

“小子,你被他骗了!他早就先跟我联系上了。”鲁克大笑着朝巴基说道。

这么说史蒂夫知道自己在骗他?巴基侧过望了史蒂夫一眼。

史蒂夫也同时看了他一眼,眼神没有什么责备或者不信任的意思。

“我猜这U盘里面的东西要是公之于众的话,人们知道他们的国家这样不把他们的性命当做一回事,这样越级干预当地政府,人们会怎么想?”鲁克扬了扬手里的U盘。

罗杰斯的脸色变了,“你怎么知道密码的?”

“我这个正巧有两个能破解密码的人,我猜你今天把巴基巴恩斯带过来,就是为了让他们一家三口团聚吧?”

从鲁克的后面走出来了两个巴基眼熟不已的男人,皮尔斯和朗姆洛。

“你好啊,罗杰斯队长。”皮尔斯无视了巴基,对罗杰斯说道。“我知道你们已经从寇尔森那儿知道了我这个人喜欢准备替身了。不过想要找到我在哪儿还是需要这里面的口供的帮助。我想,与其等你们来找我,不如我主动来找你们,你说呢?”

说着,他后面的朗姆洛也拿出了枪指着他们。

“也许我们可以谈谈合作。”皮尔斯接着说,他终于看向了巴基,“把他身上的武器全都搜出来。”

“什么合作?”罗杰斯沉着脸问道。

“九头蛇和SHIELD,比如说合并什么的,我们很愿意替国家做事,只要SHIELD能给我三分之一的控制权就可以了。”

巴基没有动手,他望着皮尔斯,心一点一点地冷下去。

“叫你给他解除武器,你磨磨唧唧愣在那里干什么?!”朗姆洛冲巴基骂道。

老工厂中央的地面突然一点点地开始往中间塌陷下去。

“罗杰斯队长,你还有三十秒的思考时间,不然等这里全坍塌了,合作可谈不成了。”皮尔斯面带笑意地说道。

罗杰斯没有理他,而是扭头看向巴基,“你想要回去吗?”他说道。

巴基看着他蓝色的眼睛里全是坦然,“不……”

话尚未能说完,朗姆洛朝着他们的方向开枪了,他们清除罗杰斯的这个态度是绝无谈判的可能。

子弹击中了巴基的左肩,他掏出枪反击,子弹打在二楼的栏杆上火花四溅,坍塌已经到了他们的脚下,常年的从地下抽水,老工厂的地下已经完全空了。

罗杰斯抓着巴基的胳膊,试图拉着他从这里逃走,但显然坍塌的速度远甚于他们逃跑的速度。不知道哪里来得力气,巴基把史蒂夫朝前猛地推出了两三米,让他抓住了那根柱子。

史蒂夫回过头来时,那推他离开的人已经随着砖瓦坠进了地坑之中。

 

 

六年之后,史蒂夫坐在热狗小摊前,欲言又止地看着对面的冷面来客。

对方是负责将SHIELD帮派解体的特派员,现在一切事务都已经交接解释完了,但史蒂夫仍然有一肚子的疑问想问对方。

比如说他是怎么活下来的,为什么要瞒着他给尼克福瑞当了手下,为什么当天去寻找他都没能找到他,当初为什么要带他去找鲁克却又不杀了他,为什么他养了这样的半长发,为什么他变得这样寡言少语。

还有,他们之间能否再次,

再次地拥有一段关系。

 

巴恩斯特派员把最后一口热狗塞进了嘴里,舔掉了嘴唇上的番茄酱。

“没有为什么,这都是我自己的决定。”他冷酷地说,恶狠狠地吸了一口可乐。

“还有,可以。”

“可以什么?”史蒂夫忍不住问道。

巴恩斯特派员用他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凶巴巴地瞪向史蒂夫。

“你是不是傻了,罗杰斯?我的意思是可以跟你在一起。”

 

 

 


评论 ( 5 )
热度 ( 127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 一个冷库 | Powered by LOFTER